当前位置
全科技 > 泛娱乐

在AR游戏《Ingress》里打开另一张北京地图

《Ingress》里的北京城,金融街、清华、阳台山、簋街,都被或蓝或绿的点,以及它们所连成的线段所覆盖。分为蓝绿两个阵营的玩家针锋相对,用自己的双脚,在现实地图上塑造了一个虚拟战场。这个AR游戏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将这个世界和玩家的生活联系到了一起。

5,34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最新分类规则,游戏成瘾获得新定义

12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新的ICD-11分类规则,其中提到了游戏成瘾的最新定义——“游戏失调”(gaming disorder)。 根据该组织给出的解释,游戏失调为一种成瘾行为,症状包括“游戏行为的控制力降低”和“让游戏优先于其他的生活兴趣和日常活动,从而给予游戏更多的优先权”,以及“尽管遇到了负面反馈,仍然继续或升级博彩行为”。 此外,该分类中还提到了诊断规则:“为了确诊,游戏行为和其他特征应在至少12个月内表现明显。但如果满足所有诊断要求并且症状严重,则可以缩短所需时间。” 近几年来,医学界已经多次对游戏成瘾行为给出过定义。2013年,心理学权威书籍《精神障碍病人的诊断和统计手册》就曾添加过“网络游戏失调”的定义。不过经过5年的研究,该定义依然处在基础研究阶段。 致力于该领域研究的心理学家Chris Ferguson博士表示,他对于这个问题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并且他也是反对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专家之一。他认为,在心理学家关于游戏成瘾的辩论中,一些人明显将患者的强迫行为与吸毒者相比较,这是他们在研究该问题时犯下的首要错误。 “游戏为他们提供的愉快感,更像是人们在吃巧克力、进行性行为、取得好成绩或其他有趣活动时的感觉,而不是海洛因或可卡因,”Ferguson博士表示。 牛津大学心理学家Andrew Przybylski则认为,忧郁症或焦虑症可能才是问题的核心,目前大部分关于游戏成瘾的研究质量并不高。此外,将游戏成瘾直接当作一种精神障碍,可能会“玷污”数百万游戏玩家。两者的研究表明,游戏成瘾在很多时候都表现出了抑郁症、焦虑症或注意力缺陷症的症状,世界卫生组织此次给出的定义,很可能会误导诊断方向。并且,这还可能影响健康游戏玩家的生活,造成公共资源浪费或引发90年代的游戏道德恐慌。 438

当我们讨论“狼人杀”的成功时,我们关注的是什么?

“狼人杀”也许你没玩过,但肯定听过。在节假日回家的火车上,在老同学聚会的餐桌上,甚至在大型多人相亲会上,总会不时看到一大群人聚集到一起,开始“天黑请闭眼”的一场游戏。在不经意间,这种貌似只在小众桌游人群里流行的游戏开始为更多人所知。 36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