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ChinaJoy像KTV,VR嗓子已沙哑

赴ChinaJoy参展像去KTV唱歌,大家轮流拿麦,VR的嗓音已经嘶哑。 

两年前还有媒体在新闻标题中写“ChinaJoy几乎成了VRJoy”,没想到今年,在ChinaJoy主办方新增的eSmart展会现场,已经难觅当年VR企业身影。

两年前,eSmart约有100家企业参展,其中一半以上是VR企业,加上散落在Chinajoy展区的部分企业,参加Chinajoy&eSmart的VR企业约有七八十家。这些企业有VR硬件创企大朋VR、3Glasses,线下娱乐厂商身临其境和乐客VR等,也有初次登场便吸引了大量目光的HYPEREAL。

今年,eSmart展上有着显眼特装展位的VR公司,就只有HTC Vive、Pico和玖的等寥寥数家。这几家公司倒是各有特色:

Vive背靠HTC,公司运作模式亦成熟如手机公司,这几年一直扮演着行业生态推动者的角色,在打造硬件平台、软件开放平台,以及投资平台几个方面上不断投入。虽在HTC发布财报时大家都要唱衰一下,谁也不否认它在中国VR市场的领导地位。

这几天,HTC Vive除了演示二代PCVR产品,把Vive Focus一体机推到前面,还借着ChinaJoy契机大搞促销。

Pico利用供应链优势,瞄准了一体机市场。Pico Goblin是十分受欢迎的商用VR一体机产品;搭载Vive Wave的Pico Neo一体机则完全可以媲美Vive Focus。

Pico带来了刚刚发布的Pico Goblin二代产品,现场展示的内容比较简单。

玖的隶属于乐创集团,公司的主战场是传统线下娱乐业态。当年各厂商在设备上加个头盔,就都将“7D影院”升级为“9D影院”,进而取巧地更名为“VR影院”,吸引一波订单。如今,VR硬件和内容的可扩展性,让线下娱乐商不再凭数字比高低,而是重视并探索起内容的创作来。

玖的今年在上海展出的是一款跨PC和VR平台的吃鸡游戏,公司宣称其内容开发团队规模已经达到200人。在内容上的投入盈亏难料,对于实业起家的他们而言算是大胆的尝试,十分难得。

与前面三家同在一个展馆内的Wemake VR,隶属歌尔集团和Dotcom集团联合孵化的Wemake Group。他们展示的VR/AR行业应用解决方案,是如今VR/AR行业多数企业的选择。

除了展览,从与ChinaJoy同期举办的各行业会议也能看到行业热度的变化。

国内游戏机禁令解除曾带来“振兴中国家庭游戏市场”的机会。几年前,国内有一批创业者投身其中,梦想让人们“重返客厅”。这是一个看起来也很有市场的行业,数亿智能电视和机顶盒用户摆在那,各广电和电信运营商积极参与,让电视游戏也到ChinaJoy风风光光吼了几嗓子。

三年前,嘉里中心酒店的会议厅里,3Glasses等早期VR公司附和着主题“家庭娱乐”,与电视游戏公司同唱一首歌。但也许唱得不好听,也许那些老歌已经不再受欢迎,两年前,电视游戏匆匆交棒。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它曾存在过。

而今年,不仅参展企业的数量骤减,VR还得忍受跟区块链同台的别扭。

虽然VR公司声势微弱,但也许并非坏事。VR的应用领域远不只游戏与娱乐,在融资变难的时候,许多公司都选择了更实际的商业模式。在市场推广活动的安排上,也更加注重性价比。

今年的ChinaJoy上,VR的身影更多出现在非VR公司的展台。索尼互娱带来了《Moss》等VR游戏的试玩;高通展示了基于骁龙845的参考设计平台,以及HTC Vive、Pico、小米等合作伙伴的VR一体机产品;联想展示了Mirage AR头盔;NVIDIA展示了VR棒球游戏;Unity展示了诺亦腾的动捕手套,万岁游戏的《除夕》,以及奥嘉科技的《18层之海上火车》;腾讯互娱和网易游戏则分别带来VR版的《穿越火线》和收入最多的VR游戏《RAW DATA》……展示VR的展台不只这些。

各大厂使用VR来展示内容,表明他们持续看好VR这种媒介。VR并非不行了,只是还没到内容红利期。各创业公司之前把嗓子都喊哑了,如今正是积累作品打造品牌的好时机,但要看谁能活下去。

90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

石振东
深度关注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以及广电通信领域。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