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访加拿大工程院院士凌晓峰:VR/AR与AI有一样的可能性

在近日的一个活动上,来自VR、AR与AI三个领域的专家们,很难得地坐到了一起。

11月22日,由深圳宝安区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八届宝安桃花源创新论坛暨2017全球AI/VR/AR产业升级院士论坛”于深圳市宝安区召开。在这场活动中,VR/AR难得地被与AI放在一起讨论。

在活动现场,人工智能领域国际知名专家凌晓峰接受黑匣专访,分享了他对VR、AR、AI行业的见解。

凌晓峰

VR/AR与AI

作为一种复合型技术,VR/AR集传感器、显示屏、图形图像、数据可视化、人机交互等领域核心技术于一体,已经在教育、医疗、工业、军事、房地产、娱乐和旅游等领域得到初步应用。在苹果和谷歌等公司推动下,手机AR开始展现其在消费者市场的巨大潜力。

人工智能则是研究用于模拟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及应用系统的科学,是对人的意识和思维过程进行模拟的科学。目前在自然语言处理和计算机视觉领域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其中语言识别、图像识别已经达到商业化高度。

近几年,人工智能垂直应用正加速落地,在汽车、医疗、安防、机器人、无人机、智能硬件、智能家居、虚拟服务、商业智能分析、教育、金融、公共安全和文化娱乐等方面都有应用,比起VR/AR,其受欢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各地政府纷纷出台各类资金支持及人才落户等政策,发展人工智能已经被推上国家战略层面。

AI也曾遭遇大起大落

人们对VR产品的研究始于20世纪中叶,几经起落。眼前这波VR浪潮则以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为开端,在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热度最高,2016年下半年资本的热度和行业关注度有所下降。VR游戏厂商Survios(代表作《RAW DATA》)创始人James Iliff认为,这个阶段处于VR技术成熟度曲线的泡沫化谷底期,代表着行业即将进入缓慢爬升的光明期。

VR的发展符合水桶效应,其能达到的高点亦取决于最低的那块木板。不同的是,每块木板都在以不同速度向上伸长,促使行业呈现螺旋上升式的发展。这一次,VR行业能否一鼓作气发展到大家预期的高度尚未可知,人工智能亦如是。

凌晓峰告诉黑匣,上世纪五十年代,人工智能也曾火过一阵,“很多人以为很快就要爆发了,很多大科学家甚至预言人工智能再过10年便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是显然没有。在我们今天看来,半个世纪前想要实现这些目标显然不现实。

“冷下去”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得益于计算机芯片以及云计算等技术的进步,近几年人工智能得到一定规模的发展,但其“冷下去”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毕竟现在刚刚开始。但在凌晓峰看来,这种“冷下去”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现在AI确实带来了很多好处,大家已经用起来了。”

VR和AI一样有这样的可能性。凌晓峰了解到,中国的VR产品不断涌现,但是体验达不到人们的预期。他觉得,VR应该要能解决一些痛点问题,在此基础上做出一些产品,不要为了技术而做VR。

VR所处的阶段更早,商用的成熟度不及AI,大家对VR的应用场景还在摸索当中,但机会显然比前几年要好很多。以芯片为例,现在GPU跟更好的芯片可以做得很小、很省电,有可能不会让人们失望。

“多一块”的机会正在增加

假如眼前有两台老虎机,而你手中有1000个硬币,你会怎么投?也许你会在一段时间后赔个精光,但也许你会挣不少钱,这是个概率问题。

投资新兴的高科技,能得到什么回报亦是概率问题。凌晓峰做了个比喻,就像在老虎机投入一块钱,而关于回报的问题则是“到点再拿,你的钱将多一块还是少一块?”

“我觉得,现在正在朝‘多一块’的方向发展。”凌晓峰说。促成这种趋势的原因,是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芯片、云计算等配套技术的快速发展。

原本看起来不会发展这么快的自动驾驶,这几年发展得很好。高科技的发展总是这么难以预测,也许VR和AI下一步便在哪个地方实现飞跃也未可知。

中加创业环境对比

中国有很特殊的创业环境,对于企业而言,是机遇亦是挑战。

“国内一些创业公司的干劲非常大,做的东西很好,速度也非常快。”凌晓峰说。中国创业公司的拼劲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但也让他看到一些不足。

相较之下,加拿大的企业在基础的技术研究方面做得更扎实。打造一个产品,他们往往会有比较长的周期、也会产生比较有影响力的结果,国内的产品则比较追逐短期的利益。他认为,大家应该加强中长期计划,把自己技术的堡垒建立起来,让自己的模式更不容易被复制,才能更好地在市场立足。

“深圳是非常好的地方。深圳也确实压力很大。”凌晓峰认为,也许正是因为处于这种压力之下,许多企业“看的东西很近”。

当然,中国创业团队的急功近利,多少反映了资本的态度。凌晓峰透露,加拿大的资本比较有耐心,与其投资的公司的关系也比较友好。中国的资本可能没这么友好,也比较急,这实际上对产业的发展是不好的。

“亚马逊亏了10几年,投资人仍然愿意相信他们。”他以亚马逊为例。如今,亚马逊的人工智能产品,给苹果、谷歌等科技行业领头羊上了一课。

在此次活动上,有人提到,创业公司需要更多时间,政府投资应该更耐心一点,严苛的审查可能会让企业急功近利。在现场,深圳市宝安区科技创新局副局长李政也从政府角度给出了解释。

对于VC而言,哪怕他们投资的十家企业中仅有一家获得成功,只要回报率超过10倍,他们便能完全收回成本甚至盈利。投资十家企业有九家获得成功,这对于投资公司而言是绝佳成绩。然而,对于政府而言,假如投资的企业里有一家没能获得成功,甚至很快“倒下”,投资人便可能得接受严格审查,以确定该投资“没有猫腻”。这也是政府投资基金对创业公司审查严格的原因之一,道理不难理解。

194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

石振东
深度关注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以及广电通信领域。

发表评论

Top